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永勇的博客

人生如歌,无论坎坷与欢乐均是人生经历的五线谱上不可或缺的音符。

 
 
 

日志

 
 

【转载】记北大荒跃进山钢铁厂第一次重大死亡事故(中)  

2015-02-12 06:29:52|  分类: 北大荒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北大荒跃进山钢铁厂第一次重大死亡事故(中)
                                                 曹革成

记得是当天旁晚了,连长、指导员把几个排长和木工班、火锯班班长找去开紧急会议。夏班长回来,就找我说,钢铁厂出事了,死了五个人,要连夜赶做棺材。接着排长召集带锯班和火锯班人员开会。布置任务。原来,钢铁厂的采砂场地处偏远,上午发生突然爆炸后,竟然无人知晓。一直到中午从20团回来的代客班车,途径事故发生地,发现采砂场附近大树上有许多乌鸦在呱呱的叫。这种鸟在山谷并不常见。司机觉得奇怪,放慢了车速,仔细瞧车窗外,发现远处到处是衣物的残损物,树枝是挂着许多布条之类东西,还有说不清的物体。他被这个异常情景吓坏了,没有敢停车下去看看,而是加足马力赶回钢铁厂直接开的指挥部,向领导汇报了。接下来,应该就是张国强日记里记录的如何布置值班连队去现场勘察等等情况了。

估计是五具尸首分装了五个白袋子拉回来后,指挥部领导经过商议,其中一个决定就是立刻赶制棺材,这样事件的一个后续部分就与我们制材连联系上了。

指挥部指示:因为死者中有老职工,家属提出要制作传统的棺材;另外,知青家属赶来处理后事也可能会提出类似要求,因此五口棺材都采用传统式样。我过去在城市和许多人一样是看到过中国传统棺材的式样的,但是怎么制作,怎么下木料,大家就为难了。带锯班的几个老师傅也没有制作过传统棺材,但是他们毕竟有了几十年的生活经验。木工班的老师傅也来了,这些师傅先在地上比比划划,什么要一头高,一头低,什么前寛后窄,两侧梆子什么样,盖子什么样······没有想到,中国传统式样的棺材还有这么多的讲究。当时,我心中还暗暗产生一个念头:文革反四旧,反传统,反得那么厉害,那么彻底,民间一遇到事情,那些批为封建迷信的东西马上就恢复了,任谁也挡不住。

统一了对棺材型状看法后,又在纸上画式样,标尺寸。老师傅提出,棺材的帮子至少要10个厘米厚,否则不成样子,容易走型。做带榫头的棺材肯定来不及了,那么棺材钉子要20至25厘米长,否则钉不住棺材。连里马上汇报指挥部,听说是叫加工连那边制作去了。由于木工要等到我们出了木料才能制作棺材,压力一下子压到我们下料的身上了。指挥部要求五口棺材明天全部做好,我们只有通宵下料了。

这时有师傅提出木料问题,使用什么木料?当时木楞上有松木、椴木、杨木、桦木、榆木等等。一块木板大慨下料要3米多长,要给木工制作留出富余;又要10厘米厚,下料起码在15厘米;宽也不能太窄了,怎么也要20厘米以上;木板还要质地好,不能有腐烂糟朽的部分,颜色也要一致,不能有太大的黑斑,等等。现在天已经黑了,不可能上山再去伐木,而且这要多粗的大树啊!料堆上杨木有大棵的,但是杨木材质糠;榆木味大,水分大,颜色发红;桦木材质也不理想,而且粗大的木材少;松木油性大,抗腐烂,是经济价值比较高的木材。但是好像我们备料没有那么多,而且直径小。况且,跃进山附近也没有大松树。另外,松木板子常常有木结子,这种结子一是颜色或黑或棕色,二是往往容易活动。再有,因为马上就要制作棺材,刚刚破开的松木油性大,粘手。刨光困难,又粘刷子不好上漆。我们备料少,直径小,就没有多少挑选余地,时间又紧。而椴木材质细腻,韧性好,颜色白,是理想的家具用木,我们备料也多,这样就决定使用椴木了。

我们制材车间是带锯和火锯在一起,坐落在山谷东边尖顶子山的缓坡上。车间很大,坐东朝西,东西寛有30米,南北长有60米,一个庞然大物。除了有立柱支撑巨大的房顶,可以遮阳光挡一般雨雪外,四面是敞开的,风是畅通无阻,一年四季如此。可以说我们是在一个巨大的长方形亭子间里劳作。车间西面,推出一个面积广阔空场,一直到小溪边,主要是摆放我们带锯和更多是火锯加工后的各种形制的木材置料场。靠南一部分是摆放木工车间刨光后的成品木料。车间东面是后山,则顺着山坡开辟出一个原木堆料场。

我们排是4个班,带锯班、火锯班、归楞班和放料班。现在全体出动,到原木堆料场,先由老师傅挑原木。原木都是每棵横放,面向车间,一棵一棵叠落起来的。每个楞堆有三四米高几十米长,一字往东坡上排去。原木堆料场上,这样的楞堆南北排开有七八个,楞堆之间隔开三四米,是供挑选木头,或抬木头的通道。平时多数是排在前面的木头,顺序抬进车间,先经过带锯处理,抛去树皮,切下大料,再由火锯破出檩子料、门窗料等等。有时也按需要,挑选某种木质或直径的原木,那就要到楞堆上去翻找合适原木,把那棵木头从堆料里面捯出来,这种工作量就大了。而且,制材连刚刚组建几个月,钢铁厂一切从无到有,工业建设和各个单位建房、后勤建设等等都需要大量的木材,我们当时的置料场几乎各种型号木料一出来就被拉走了,没有什么存货。

今天晚上,工作量就无法提了。因为原木是混堆的,这次是专门要椴木的,而且直径要大,外表切面要看得是理想的。老师傅选到哪棵,就必须从挤压一起的原木中把它翻出来,再抬进车间。数量还大呢?五口棺材,每块大板子要10厘米厚,那要多少棵原木才能够出这些材料用啊!这工作量,现在想起都是惊人的!

12月初,山谷里面已经是寒冷了,夜晚更加冷风刺面。月黑风高,车间和堆料场灯火通明,人影传动,人声鼎沸。平时归楞班只有七八个人,都是男职工,其中有北京知青言志绪、石通江、小孙,哈尔滨知青小王、姜不辣(外号)、小叶等等。现在任务紧急,我们几个班的男职工全部去抬原木了。当时我们班男知青有北京知青王启星,上海知青黄野根、张宪法,天津知青张德民,及哈尔滨知青我和马起盛。放料班有谁已经记不得了,好像有宁波知青朱丽芬等等都是女知青。带锯班的男知青有北京知青张建国,哈尔滨知青小李等等几个。连长、指导员、排长都来了,大家心情都非常压抑,又是心急火燎的。人人的嗓门都非常的大,带着一股火气。时不时就因为谁行动慢了,谁选择出差错了,谁腰软抬不起木头了,人群里就爆出难听的骂声。领导火气大,师傅火气大,我们知青也急急闹闹的,那个场面真正是难以叙述了。

原木抬到带锯上,一声刺耳的啸声起来,下棺材木的工作就连夜开始了。木工班的老师傅也来了,在一旁看破开的木料,与带锯师傅不停的商议:这块可以用,那块不行······带锯下了木料,大的帮材料,木工班直接就取走去加工了。棺材需要的小料,我们火锯又开始再加工,这样从选料到下料流水线似的紧张进行着。置料场南边的木工车间现在也是灯火通明,不断有人穿梭地把下好的木料送到木工车间,现在他们那边的压力应该比我们这边更加的大了。

等到木工车间传来话:木料够了,天已经拂晓了。大家带着一身的汗泥水和满头满脸的锯末子,回到宿舍,简单洗洗,去食堂顺便吃了几口,就抓紧时间休息。因为等棺材制作好了,要由我们来装棺。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