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永勇的博客

人生如歌,无论坎坷与欢乐均是人生经历的五线谱上不可或缺的音符。

 
 
 

日志

 
 

【转载】黑龙江建设兵团撤销内幕(三)  

2015-01-11 06:48:39|  分类: 北大荒情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五九七的上海人《黑龙江建设兵团撤销内幕(三)》

  老农民田园(463)

黑龙江建设兵团撤销内幕(三) - 五九七的上海人 - 五九七的上海人的博客
 
 

        这时,工作组的组长段主任见此情景也为难地发了言。他说:“刚开始,我们工作组是照军区的指示办,想一下子把团以下干部都就地转业。可兵团机关的团以下干部,反映非常强烈。很多干部跑没影了,回原部队找老首长要求调回去。有的还带着贵重礼品去搞关系,局面十分混乱。我建议你们军区是否回去再好好研究一下,没下达新指示之前我们继续做干部的思想工作。”
       李部长一看,再继续开下去,就无法收场了,只好草草结束了汇报会,带着发生的问题,不得已又回沈阳研究去了。

军师两级干部的去向

       不久,总政治部和沈阳军区下了命令,11名军级干部和69名师以上干部得到了妥善安置。
       颜文斌副司令调到旅大警备区任第一副司令(兵团级),得到提升和重用。
       任茂如政委、刘竹轩副司令调旅大警备区任顾问。
       王统副司令调到长春,任吉林省军区顾问。
       臧公盛调39军任顾问,离休后在大连。
       屈太仁副司令调到哈尔滨任黑龙江省军区顾问。
       蒲更生副政委调到沈阳军区任后勤部政委(提为正军)。
       李子文副政委调哈尔滨任黑龙江省军区顾问。
       何瑾副政委在北京冶金部支左,留在冶金部任职。
       张忠志参谋长调到哈尔滨任黑龙江省军区顾问。
       段景岳主任调黑龙江省军区任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
       李光兮副参谋长调辽宁省军区任副军职顾问。
       贾子华副参谋长调辽宁省军区任顾问。后落实政策为正军待遇。
       马汝川副参谋长调黑龙江省军区任顾问。后落实政策为正军待遇。
       鲍鳌副参谋长调吉林省吉林市军分区任司令员。离休后调长春干休所,为副军待遇。
       袁天禄调吉林省军区任顾问。离休后调入大连干休所,为正军待遇。
       其他的副主任:汪洋,李江华,孙平,马跃龙,夏振东都调到沈阳军区任政治部顾问。
       后勤部赵宝全调沈阳军区后勤部任顾问。
       其他的后勤部副部长在吉林、哈尔滨、大连、佳木斯等地得到安置。
       二师师长楚永兴得到提升,调黑龙江省军区任参谋长。
       四师政委姜克忠调牡丹江军分区任政委。
       六师师长王少伯调黑龙江省军区任博克图守备五师师长。后提升省军区副司令。又平调白城守备区副司令。后调入省军区离休。
       兵团其他师级干部基本上下命令全是顾问,不久即全部离休
       现在健在的兵团首长有:颜文斌副司令员,今年94岁;鲍鳌副参谋长今年87岁;楚永兴师长88岁;当年最年轻的少壮师长王少伯今年83岁。

走出兵团时最光彩的是王少伯

       当年,时任39军115师参谋长的王少伯,1968年41岁时调入兵团一师任副师长。
       1969年8月,兵团发布命令正式组建六师。在兵团党委会上王少伯主动请缨,提出要带头开发六师。并毛遂自荐向兵团党委提出:如果让我当师长,一定干出个样来。兵团党委经研究把王少伯的职务上报到沈阳军区,果然很快就下了命令。那年,他43岁,是兵团最年轻的师长。
       在他的率领下,吹响了向抚远荒原进军的号角。这批队伍由一大批老转业官兵和4万知青组成,他们高举当年开发北大荒的精神的红旗,向荒原进军。
       他们在浅过膝、深没腰的人称“大酱缸”沼泽地中,顶着蚊子、瞎蠓和小咬的侵袭,开恳荒地。并作到当年开荒,当年种地,当年打粮,当年做贡献。到1971年,就开出107万亩土地,在农垦史上创出奇迹。
       王少伯亲自把师部所在地命名为“建三江”。从此,在中国和世界的版图上都标出这响亮的名字。他以个人的魅力和气魄,赢得全师人们的尊敬和爱戴。他和全师的干部、转业官兵和知青结下血溶于水的深厚情感。王师长临走的时候,他坐着吉普车,走过六师的每个团,向他难以割舍的干部、老职工、知青一一惜别。他每到一个单位,那里都是全团倾巢出动。机关干部、转业官兵、知青、学生和幼儿园的小孩儿,排成整齐的队伍,含着热泪夹道欢送他们心目中的英雄。
       当王师长登上火车时,他向挤满站台前来告别的千名群众,向他曾经战斗过的黑土地,高高地举起右手,庄严地向他们敬了最后告别的军礼。当回过头时,已经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当火车启动时,前来送他的人群还迟迟拥在站台,不肯离去。这一场景可称得上兵团送人之最。(未完待续)

黑龙江建设兵团撤销内幕(三) - 五九七的上海人 - 五九七的上海人的博客
 
黑龙江建设兵团撤销内幕(三) - 五九七的上海人 - 五九七的上海人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