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永勇的博客

人生如歌,无论坎坷与欢乐均是人生经历的五线谱上不可或缺的音符。

 
 
 

日志

 
 

【转载】黑龙江建设兵团撤销内幕(二)  

2015-01-10 06:34:24|  分类: 北大荒情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五九七的上海人《黑龙江建设兵团撤销内幕(二)》

老农民田园(462)

黑龙江建设兵团撤销内幕(二) - 五九七的上海人 - 五九七的上海人的博客
 

       沈阳军区的某领导,把这一句话当成圣旨,马上给沈阳军区打电话,说老首长有新指示,兵团的团以下干部就地脱军装,军区各部队一律不准接收。
       当时,沈阳军区肖全夫副司令员,正要和军区政治部副主任楚农田及军区干部部李光云副部长,一起乘飞机去哈尔滨,向兵团传达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关于兵团撤销和现役军人安置的文件。肖全夫副司令一听,心想,这不是违背中央的精神吗?我去了不是找挨骂吗。他告诉秘书,把飞机票给退了。
       最后,只好由楚农田副主任和李副部长两人,带着秘书和警卫员来到兵团,向兵团团以上干部传达中央文件。

撤销大会气氛悲壮

       传达文件的会场就在哈尔滨的北方大厦。兵团三大部首长和六个师的团以上干部全部集中在这里参加会议。当楚副主任念到撤销兵团时,毫无思想准备的各师团干部,个个都楞住了。稍顷,会场上下哭声一片。团长和团政委们一个个捶胸顿足,抱头痛哭,气氛十分悲壮。
       八年来,这些现役军人听从党的召唤来到北大荒,他们由准备打仗而来,后转为生产建设。他们不怕流血流汗,虚心向农场干部和职工学习请教,逐步掌握了指挥生产的要领。他们把未来的远大规划宏图已画好。他们和农场职工和下乡知青建立了深深的感情,他们的身心已经和这片黑土地融合在一起。他们下决心要在来年打个漂亮的翻身仗,彻底甩掉“王小二”的帽子,向祖国人民献份厚礼。他们在党的教育下,逐步树立了“扎根边境,保卫边疆,建设边疆”的崇高理想。
        “男儿有泪不轻弹”。当这些硬汉们听到兵团撤销这一消息时,内心受到巨大打击,真好似三九寒天给他们头上泼了盆冷水,心彻底凉透了。就连在场的颜文斌司令员、蒲更生副政委等老首长,都哭成了泪人。当时的悲壮场景,就是铁人也会流泪的。
       当楚农田主任念到现役军人的安置时,他说:“军师以上干部由总政和军区负责安排。团以下的干部原则上统一就地转业。”颜文斌司令员马上插话:“中央文件不是说团以下干部可有两项选择吗?怎么又改了?”
楚主任一脸严肃地说:“这是军委首长的新精神,必须认真贯彻执行。并马上找一个团做试点,取得经验立即推广。”会场有些乱了。
        这时,有个团长站起来,就像电影《南征北战》中的战士在凤凰岭一样高喊:“打电报给毛主席!告诉他老人家别解散兵团了,我们要干出个样来,给毛主席汇报。”
       听到这一喊,下面呼啦站起一大片,异口同声地跟着高喊。楚主任用手使劲拍拍桌子,有些不耐烦地说:“解散兵团是中央决定的,是大趋势,谁也改变不了。”
       这次传达中央文件精神的大会,让团以下现役军人干部怀着悲伤和失落的心情,带着心中的一团团疑虑,散会回家了。

工作组试点受挫

       传达大会不久,沈阳军区派政治部干部部李光云副部长带着沈阳军区所管辖的各野战军、各省军区的干部处副处长和干事和兵团的段景岳主任,马汝川、袁天禄副参谋长,后勤部赵宝全部长,后勤部刘子文副政委,干部处处长于勋,直工处长于虹南等人员,组成兵团现役军人安置处理善后工作组。兵团直属单位由兵团副参谋长袁天禄负责,军务处副处长纪道庄等人组成直属单位小工作组。
       下面的六个师都由各师的师政治部主任担任分组长。工作组先把兵团二师十一团作为试点。他们找十一团的团以上干部先谈话。开始以命令式的口气进行,提出每个人就地转业。这一谈不要紧,整个十一团的干部炸了窝,集体提出抗议,坚决不听。有的闭门不出,有的不见,还有的干脆到外地看病住院去了。整个团的工作无法交接,全团一时无人管理,乱了套。
       本团的原农场干部看到此情况,也非常气愤。他们通过上级反映到总局和省委。省委书记杨易辰又把情况如实反映到了沈阳军区。不久,李光云来到兵团工作组听汇报。二师副政委兼主任张玉恩(后调总政保卫部)来汇报。他这个临时小组长一坐下,就耐不住心中的火气,指着李部长说道:“你们上级不按中央文件精神办,以个人的名义修改国务院和军委的关于团以下干部的安置意见,是完全违背中央精神的,是不得人心的。地方干部对你们的做法也有相当的意见。”
       张主任其实和李部长原来是一个军的,还是河北老乡。张主任出于对下级的关心和爱护出发,义正辞严地向李部长发了火。由于张主任说的句句在理,有根有据。只见李部长的脸,一会红,一会白,哑口无言,十分尴尬。(未完待续)
黑龙江建设兵团撤销内幕(二) - 五九七的上海人 - 五九七的上海人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