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永勇的博客

人生如歌,无论坎坷与欢乐均是人生经历的五线谱上不可或缺的音符。

 
 
 

日志

 
 

北大荒记忆:福利屯车站  

2014-10-10 06:02:46|  分类: 北大荒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问我这辈子记忆最深的是什么,我会告诉你是下面这段经历;如果问我最痛苦的经历是什么,我也会告诉你是下面这段经历。

但下面这段经历却一直放在我的电脑中,迟迟未能完稿。这段回忆太痛太痛,每次一打开这段记忆,就会热泪盈眶。但毕竟已成过往,“人生如歌,无论坎坷与欢乐均是人生经历的五线谱上不可或缺的音符”。黑土地上度过的刻骨铭心的艰苦岁月,是我们这一代知青们永远无悔的青春,是夯实我们踏实做事的基础,是我们追求事业的精神动力。

 

随着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狂飙,让我和二姐一起踏上了奔赴北大荒的征途。

之前,因为我们家姐弟两人报名去北大荒,军管会负责的领导和黑龙江建设兵团的王参谋长曾专门来我家慰问,并答应把我们姐弟俩按排在一起。王参谋长热情的态度和按排也使父母亲宽心许多,因此我们俩的行装也全放在一起。

北大荒记忆:福利屯车站 - hongyy - 洪永勇的博客

 197062日清晨,知青列车在福利屯火车站停了下来,听说就要在这儿换乘汽车。天刚蒙蒙亮,大家也只是静静地等待。六月的南国早就春暖花开近夏日了,然而此处清晨的寒风仍是冷的刺骨。我们因穿着过于单薄,不敢在列车下久留。

 简单的早餐后约七点左右,车上的知青都被叫下来集合排队,团首长简短的欢迎词后开始点名分配。首先分配值班营一连,“洪永勇”,我没想到在六百多人的知青队伍中第一个点的名就是我,我真有点紧张的不知所措。旁边有人提醒我站到前面的空地上,接下来孙满福、傅兴安、周志明、毛文远、陈国安……,一连叫了十几个,就没有二姐的名字,而且叫出来的都是男生。我感到事情不妙,一种受骗的感觉油然而生,我回头向留在人群中的二姐望去,她也正呆呆地望着我,她那种失望的眼神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分配到值班营知青的名点完后很久,才开始分配生产一营,二姐和许多邻居、同学都被分在了生产一连。

北大荒记忆:福利屯车站 - hongyy - 洪永勇的博客

 每个人的成长道路上难免会碰上几次不同程度的突然打击或挫折。如果军管会领导、王参谋长一开始就告诉我们分配真相,或在途中说明,我都可以原谅他。但在福利屯车站,根本找不到王的影子,也根本找不到哭诉的对象。应该说离开家乡与亲人们的分离确实使我很难受,但至少我与二姐在一起还可以互相照应,这也是家乡亲人的一份安慰。而今他将我们姐弟俩唯一相互依赖的希望破灭了,这种突然的打击相比离开家乡时的悲壮情景更使我心痛万分。即使已过去了45年,心中那种痛与恨,仍然难以消除!

北大荒记忆:福利屯车站 - hongyy - 洪永勇的博客
北大荒记忆:福利屯车站 - hongyy - 洪永勇的博客         1970年,与大我一岁半二姐的合影    
      
    用东北话说,我那时候的心情真的是拔凉拔凉的!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真想抱住二姐痛哭一场,但我没有这么做,我们俩都在尽最大努力控制着自己,因为一切都无剂于事,必须面对现实。由于过分相信军管会领导和王参谋长的话,我们姐弟俩的许多物品都放在一起。在几位年长同学们的帮助下,匆匆忙忙地将两个箱子的东西重新分装。二姐尽量将她认为有用的东西多分些给我,我不要她就哭,说我不听话,然而她越是这样,我的心就越痛苦。我想告诉她:我已经十七岁了,你可以放心,我可以照顾自己了。但我什么也没有说,那个时侯,那种气氛说什么都是多余的。行李箱子装车后,分配到各连知青们的车都陆续上车了,值班营的车首先出发,在同学们的劝慰下,我也攀上卡车。我和二姐都极力克制着自己,终于挥泪分别了。但愿不久的将来,我们就能见面,就可以调动到一起。

 

十九团值班一连洪永勇

二〇一四年十月十日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