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永勇的博客

人生如歌,无论坎坷与欢乐均是人生经历的五线谱上不可或缺的音符。

 
 
 

日志

 
 

北大荒情趣:你们哪儿还下雨吗?  

2014-11-17 05:59:37|  分类: 北大荒情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大荒情趣:你们哪儿还下雨吗? - hongyy - 洪永勇的博客

       去年夏天的一个中午,我与同事一起走出中核集团公司的大门,北京少有的晴朗天空上呈现出一片片斑状白云。我很自信地告诉同事明天一定是晴朗的大热天。他们不信,我告诉他这是北大荒学的天气谚语,典型的“天上鲤鱼斑,明天晒谷不用翻”。第二天,事实证明了我的预言。当年在北大荒还真学了不少天气的谚语,如“天上鱼鳞云,地上雨淋淋”、“天上钩钩云,地上雨淋淋”、“蚂蚁搬家雨来到”等等。
      1970年,值班一连在黑大林子实现了初春建点,当年开垦,当年秋天就产粮的目标,看着数百亩成熟的大豆地,感受着丰收的喜悦,此前大家所付出的百般辛苦与汗水都是值得的。
      在开垦大片黑黝黝土地的同时,值班一连也在悄悄的向农业连队转化。军事训练科目越来越少,更多的任务是种田。
      2014年10月30日 - hongyy - 洪永勇的博客大约1970年7月底,我们之前播种的大豆地已呈现一片绿色(请看我的日志《如此种豆》),夏锄工作开始了。肥沃的黑土地公正地对待任何植物,杂草与大豆一样“茁壮成长”,所谓夏锄,就是把杂草铲除掉。
          班长王献忠被调到机务开拖拉机去了,新从值班二连调来的班长叫郑祥发,是个瘦高个儿,挺随和的上海知青,很快就与大家融合一片了。记得他睡觉时总是将两个大脚丫子露在外面,说是捂在被窝里不卫生。即使夏天,北大荒的夜里也必须盖被子,他的脚丫子怎么就不知道冷呢!付光荣给他起个与蒋介石同样的外号“郑三发子”,很快就传开了。到现在,许多人都忘了他叫什么,但一提“郑三发子”就知道是谁了。
2014年10月30日 - hongyy - 洪永勇的博客       一天,他带着全班去营地西面三、四里远的大豆地去除草。大伙头戴草帽,手握锄头,每人两垄地的一字排开。灼人的日头下,除了大豆地和未开垦的荒草甸外,无一处阴凉。汗水很快就湿透了衣背,在阳光照射下闪现出一层细细的盐花。
       北大荒的气候也经常是变化无常。若是雷阵雨,黑云压阵也可以早做防范。但看起来晴空万里,一会一片云彩过来就让大家成为落汤鸡,就是我们常说的“太阳雨”。      

2014年10月30日 - hongyy - 洪永勇的博客

         那天就遇到了“太阳雨”。心里正在想着今天的太阳为何这么毒,却毫无征兆地飘来一片黑云,而且刚遮住太阳就噼噼啪啪下起了豆点大的雨点,荒草甸子上根本就没有树荫什么的可躲雨之处,大家立即就往营地跑。郑三发子动作灵敏,身高腿长,跑的最快。跑了不到200米,我们几个感觉天上不掉点了就停了下来。而那一位又继续向前跑了一段,大概也感觉不下了才停了下来。好笑的是他并没有立即回来,而是打着手势,呆呆地喊问:“你们哪儿还下雨吗?”我们几个当场就笑喷了!
     “太阳雨”前后不到5分钟,一会儿炎热的太阳光又普照大地了。但大家的衣服都湿透了,好在天热,继续除草不久,衣服就晒干了。而背部的汗水、雨水、盐花全交融在一起了。
     “你们哪儿还下雨吗?”就又成了我们的笑谈!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七日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