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永勇的博客

人生如歌,无论坎坷与欢乐均是人生经历的五线谱上不可或缺的音符。

 
 
 

日志

 
 

北大荒记忆:大烟炮  

2014-09-20 06:43:37|  分类: 北大荒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大荒记忆:大烟炮 - hongyy - 洪永勇的博客
 

 黑大林子伙房做饭、取暖烧炕、烧锅炉的主要燃料是煤,全靠卡车外运进来。记得1970年的冬天,连续下了好几天大雪,雪停后就是没完没了的大烟炮(风刮的小些就叫小烟炮了) 大烟炮比下大雪更厉害,雪后呼呼的寒风会夹杂着雪粒漫天纷飞,将视线全部淹没,一片迷茫。寒风中经常夹杂的不是雪花,而是雪粒,像沙子一样吹打的脸面生疼,还一个劲的往你的脖子里面钻。比北京的沙层暴可厉害多了,与沙漠狂风中的流沙相似,也可以淹没房屋建筑,树木等。有一次早上就将我们堵在屋里开不了门。

那场大雪及雪后大烟炮,按现在标准就是一场自然灾害。前后十来天的施虐终于风静雪停了,但交通仍被阻断着。值班一连储存的燃煤即将“断顿”,零下四十几度的后果难以想象。连里决定立即开展自救行动。除了收集连队及周围所有可燃烧的木柴之外,动员全连主要力量,全到附近的山包上去挖掘树疙瘩(树根)。

记得在班长王献忠带领下,我们班到连队西北侧的山包上挖掘树疙瘩,那次陈光德副指导员还参加了我们班的劳动。大家戴着带毛的皮帽子,呼吸的热气在帽子皮毛上形成厚厚的白霜,一个个都像圣诞老人(其实那时真不知道啥叫圣诞老人)。但热了绝对不敢不戴帽子,最多稍摘一会儿帽子就得重新戴上,否则冻掉了耳朵就更惨了。有一次拉练热了,我将帽子皮毛翻立起来,结果我的耳朵被冻麻木了,后来用雪捂搓好久才缓过劲来,但已经冻出许多小泡,疼了好几天。

北大荒记忆:大烟炮 - hongyy - 洪永勇的博客

 比“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有过之而无不及,高高举起的镐头,凿在冰冻的山地上只会溅起些许碎渣,必须用镐头在同一个目标上凿上数遍才能凿下一块硬冻土。我们两人一组大家轮换着挥动着镐头,虽然带着棉手套,一天下来也震的手、胳膊酸疼,而全班挖掘的树疙瘩还不到两筐。

那天晚上,我的两个手又疼又肿,手背肿的像小发糕。我想一半是冻得,一半是镐头凿冻土中剧烈震动的原因,另外也确实是缺乏锻炼。我至今还记得付光荣、王金贤为我搓手按摩、打热水浸泡的情景。班长也让我第二天别去了,但那时候的我可积极了,还坚持要参加。好在第二天中午,运煤的卡车终于来了。


十九团值班一连洪永勇  

二〇一四年九月二十日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