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永勇的博客

人生如歌,无论坎坷与欢乐均是人生经历的五线谱上不可或缺的音符。

 
 
 

日志

 
 

怀念永远的魏营长  

2014-09-14 08:04:10|  分类: 北大荒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开黑大林子40余年,值班营魏营长的形象仍会经常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在我们值班营知青心中,魏营长是战斗英雄,是老革命,是值班营冲锋的号角,是黑大林子永远飘扬的军旗。

魏营长也是一位慈爱的长辈。印象中他到水房来过两次,第一次是我受伤出院刚当“锅炉工”不久,在指导员陪同下来水房看我,问我受伤的情况,摸着我的头鼓励我,感觉十分和蔼可亲。还有一次也是在指导员陪同下来到水房,主要是看望吕国志,那时他似乎精神有些问题,其实就是得了忧郁症。魏营长还开玩笑地说:“小吕啊,你是旅长,官比我大呀”。说的吕国志都不好意思了,还让吕国志理发,直夸他手艺不错。那次还问我腿伤有没有后遗症,有没有想家……。

上次说过魏营长“一目了然”及时化解了马房倒塌的伤亡事故,魏营长的眼力好,还有事实证明。

怀念永远的魏营长 - hongyy - 洪永勇的博客

 还在小学时就在语文书上听过北大荒“棒打狍子水舀鱼”的故事,虽然实际环境没有像课文描写的那么神奇浪漫,可野兽多确是事实。为了改善连队伙食,连队也经常组织出去打猎,记得一九七○年冬天,差不多隔三五天就可以吃上一顿狍子肉。

怀念永远的魏营长 - hongyy - 洪永勇的博客

 大雁到北大荒繁殖过冬,一天一位老职工在十几公里远的湿地捡回来大半水桶大雁蛋,足有十多斤。第二天,指导员又组织几个精干的小分队分头出去捡大雁蛋。到傍晚,大家都陆续回来了,只有杭州知青葛国明和一位老职工未回来。大家急的坐立不安,会否陷到暖泡子里(一种冬天不结冰的水泡子)去了?难道路上遇见狼了?最焦急的当然要算指导员了,真要出事的话,让他如何向领导和知青的家长交代。怀念永远的魏营长 - hongyy - 洪永勇的博客

 还好,八点多的时侯他俩回来了。原来,他俩走的太远了,捡的又多,带的家伙装满了又用长裤装,那么远的路背回来也真难为了他俩。看着一身是泥,疲倦不堪的他们,指导员也没有再责怪他们,但以后凡是类似的活动都严格控制。尤其是值班连的枪支管理,走火事件已发生多起,因而私自拿枪去打猎是绝不允许的,但就偏有胆大的。

记得那是个星期天,魏营长来连里检查工作,站在连队门前与大家闲聊时,他突然指着从北面走来的一个人影,“是谁违反纪律出去打猎了?”但我们谁都看不出来那人影是带枪的,几分钟后证实了他的眼睛没有看错。“一目了然”名不虚传!

怀念永远的魏营长 - hongyy - 洪永勇的博客

 魏营长要求干部、战士很严,对我们这些十七八岁的“小娃娃”也十分关心和爱护。一天上午,值班一连两个知青搭乘义德老乡卖鱼的马车去营部。两人看到马车上的鲫鱼就出了坏主意,一个乘老乡不注意悄悄地将马车上的鲫鱼一条一条地往下扔,另一个下车后远远跟着捡鱼。车到营部时还是被老乡发现了,抓住那位知青就告到魏营长那儿。魏营长当时就火冒三丈,命令警卫员,立即将那位知青绑起来关了禁闭,老乡满意地走了。快吃饭时,警卫员小心翼翼地问魏营长,关禁闭的战士怎么处理?魏营长似乎突然记起来似的说:“处理什么?小青年好玩好动、偷鱼馋嘴不算什么。老乡已经走了,教育教育就放出来算了。”


十九团值班一连洪永勇

二〇一四年九月十四日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