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永勇的博客

人生如歌,无论坎坷与欢乐均是人生经历的五线谱上不可或缺的音符。

 
 
 

日志

 
 

北大荒记忆:割芦苇、跑荒  

2014-09-12 06:04:31|  分类: 北大荒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大荒每年都有跑荒的事。开荒要先把草烧掉,收割后的麦田、大豆地耕翻前也得先烧,烧荒先要打防火道以控制范围,所谓跑荒就是烧荒时失去了控制,火势随着风向无限蔓延,而且经常因风向变化转着圈地烧。若在草原上遇上跑荒躲不开时,最好办法是用浸湿的衣物包住脑袋,顶风逆冲,就能很快冲出火区。

记得1971年,有一个为了不让跑荒的火势蔓延到苏联边境的英雄知青团体在全兵团巡讲,他们也到过黑大林子。男女知青都有,他们讲演着学习毛著的体会,用口琴、二胡等简易的乐器表演了自编自演跑荒救火及牺牲战友的故事,展示了烧伤的脸、手、脚。他们的伤残程度在部队,应该可享受三级残废的待遇了,不知他们如今的命运如何!

北大荒记忆:割芦苇、跑荒 - hongyy - 洪永勇的博客

 1971年临冬的一天下午,黑大林子西南侧大约不到10公里的远处浓烟滚滚。跑荒了!全连气氛一下紧张起来了。连里紧急布置两台拖拉机加宽营区西南侧防火道(记得营区的防火道至少有10米宽),全连人员重点清理营区四周防火道上及附近易燃的杂草,晒场、马号周围也是防火重点,在房顶高处设立了专岗监测火势,天傍黑时又增加了岗哨。

北大荒记忆:割芦苇、跑荒 - hongyy - 洪永勇的博客

 北大荒的湿地芦苇茂盛,长的高可达2米多,收割芦苇与收割庄稼完全不同,用镰刀不顺手,通常用的是大扇刀(在百度想搜索大扇刀的图片居然没有,却出现了关公的青龙偃月刀)。我们用来割芦苇的大扇刀是连队烘炉自己锻造的,长约80公分(也有人能用更大的),宽约10公分,单面开刃,一头锻造出与刀面倾斜20度左右的园套,将一手握粗一人多高的木棍插入园套内固定住刀体,在刀体顶部与木棍之间栓上一根绳弦,使得收割时让芦苇向一侧整齐倾斜。第一次看见用大扇刀割芦苇时给我很大震撼,好似故事里描述的好汉,抡动着大扇刀,刷刷刷地大片的芦苇瞬间倒伏下来……。看得自己也跃跃欲试,但结果是力气太小(毕竟才18岁,缺乏锻炼),抡不了几下就败下阵来,到后来最多也就能抡30来下就坚持不住了。北大荒记忆:割芦苇、跑荒 - hongyy - 洪永勇的博客

 其实,抡大扇刀割芦苇不仅仅是力气活,技巧也很重要。要以腰部为轴心,依靠整个身体的力量摆动扇刀。割芦苇通常是三、四个人一组,除轮番抡动大扇刀割芦苇外,要将收割的芦苇打捆堆垛,垛顶还要用芦苇伞状覆盖防止被雨水沤烂。

那时虽然强调要割资本主义的尾巴(就是不让个人搞小农经济),值班一连领导敢于承担责任的“本位主义”还是让大家受益不少。正是指导员悄悄从完达山上偷运回来的木头,才有食堂的大圆桌、长凳子等家具。芦苇是最好的造纸原料,值班一连在秋冬天收割芦苇卖给造纸厂,可以获得不少额外收益,部分费用贴到大家的伙食上。

很幸运,那次跑荒绕过值班一连后往东北方向蔓延而去。但值班一连也被烧毁了部分收割的芦苇,好在多数已让造纸厂拉走了。但有一位老职工悄悄收割的芦苇全部被荒火吞没了。他懊丧地对我们说“那是他老婆顶风冒雨光膀子几个月的辛苦呀,全被烧没了!”

 

十九团值班一连洪永勇

二〇一四年九月十二日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