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永勇的博客

人生如歌,无论坎坷与欢乐均是人生经历的五线谱上不可或缺的音符。

 
 
 

日志

 
 

北大荒记忆:炼胆子  

2014-08-29 07:41:11|  分类: 北大荒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将有关北大荒的回忆分成不同主题,本想放在“北大荒情趣”中,但周伟良的死确实太沉重,还是“北大荒记忆”更合适吧。)

北大荒记忆:炼胆子 - hongyy - 洪永勇的博客

 19711月3日上午,全连正在食堂开大会。北京知青韩奇峰突然闯进会场,用惊吓而变了音的声音,连说带比划地:“周…周伟良…,他…他拿枪…”。未等他说完,指导员、连长等已冲出食堂,往机炮排宿舍跑去。周伟良是在宿舍里用冲锋枪对着自己的太阳穴开的枪,指导员冲进去时他早已断气了。下午,团部来了公安人员和法医勘探现场。其实现场早就破坏了,但不影响他们下自杀的结论据战友杜斌回忆,那天开会是关于评选五好连队的,当时值班一连很有希望的,因值班营的其他几个连队或多或少有些事因。但这一事件也使得值班一连评选五好连队的希望成了泡影)

周伟良是个很能干,很得领导信任的“小北”知青。我与周伟良只有过一次接触,大概是1970年的8月,第一次离开黑大林子去二姐的生产一连。为便于撘便车,班长王献忠让我穿上他的兵团战士服,还写了个便条,让我回来时到工程连找周伟良。周伟良待人热心、办事干练,那天下午在他的帮助下顺利搭上了回值班一连的便车。有人说他是对领导有意见而自杀的,也有人说他在外面受到不同派别人的殴打,精神上支撑不住而自杀。连里也众说纷纭,部分极左派甚至还说他的自杀“就是自绝于人民反对党,应该定为反革命”。最后,他被定性为因病自杀。这个定性在当时似乎还是比较照顾的。但现在回想,也是合理的,因为真正的原因就是抑郁症造成的。十八岁的年纪所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拔苗助长要不得呀!

北大荒的冬天,外面就是天然的大冰箱,不需要采取任何保护措施。尸体被染血的毛毯裹着放在一块破床板上,架在南面公路旁边的土砖胚上。白天没什么,一到晚上,站岗值班时都尽量离那儿远远的。虽然那时大家都年青,也不信鬼神,但毕竟是一具尸体,想起来就感到瘆的慌。特别是夜间起来解手时,更感到害怕。厕所在营房北约一百多米远,夜间小便一般都跑到离营房稍远的地方。但自从有那尸体后,出去小便的距离就越来越近了,甚至有人开门就拉。更有几个淘气的知青,装神弄鬼地吓唬胆小的,还编出什么看见”周伟良坐起来了”等怕人的情节。敢情“怕鬼”也是因人而异的,你越怕鬼,心中就越想着鬼。反过来心里就越害怕,夜间出来,就会草木皆“鬼”了。

二排的孟排长却想出一个绝招来。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二排的紧急集合练习开始了。队伍集合完毕后,孟排长下达的命令却令人毛骨悚然。他先命令一个人将一块砖头放到尸体的头旁边,回来后,另一人去找到后再拿回来。全排都轮流着去,谁都不能幸免。军令是不能违抗的,大家只能战战兢兢地执行任务。去时哆哆嗦嗦,步高步低地走的很慢,回来时却都跑的像兔子。有的送砖头还没有到地方,往那一扔就往回跑,掉地上也不管。害的下一位到处找,心里越害怕越找不到,就在地上挖一块土砖胚回来了,当然还得回去再找一次。后来才知道,楚副连长就躲在挺尸的床板底下,幸亏他没有出声,不然的话,还不吓出几个神经病来。

第二天总结时还表扬了几个胆大的,批评了几个胆小的。还扬言,别的排,包括女排也要这样“炼炼胆子”。可把大家,特别是女知青们吓的够呛。后来不知为什么,可能是指导员不同意的原因而没有再继续“炼胆子”了。

 

十九团值班一连洪永勇

二〇一四年八月二十九日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