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永勇的博客

人生如歌,无论坎坷与欢乐均是人生经历的五线谱上不可或缺的音符。

 
 
 

日志

 
 

北大荒情趣:“一目了然”的魏营长  

2014-08-21 16:12:36|  分类: 北大荒情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值班营的魏营长是解放战争、西藏平叛中的一员猛将,一次战斗中使他失去一只眼睛,大伙背地管他叫“魏瞎子”。魏营长的革命资格很老,据说他西藏平叛就是营长,因为违反俘虏政策等原因,几上几下,七十年代仍然还是营长。团里流传了许多关于他的传奇故事,但毕竟只是听说,下面却是我亲自经历的故事。

连队刚从珍宝岛地区调防到黑大林子,所谓“黑大林子”,只是茫茫荒原中的一个小山包,生长了几小片灌木丛。一切从零开始,搭帐篷、挖水井、建防火道、背砖盖房……。那时侯,虽然条件艰苦,干活很累,蚊子、小咬、瞎蠓三班倒(夜晚是蚊子、早晚有小咬、白天则有牛蠓与瞎蠓),但大家齐心协力,没有人叫苦喊累。一个个生龙活虎的小伙子,即使女排的姑娘们也是巾帼不让须眉,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搭起一座座帐篷、开出一片片荒地、盖起一排排砖房。眼看着荒原上日新月异的变化,那些苦累也就抛在脑后了。

连队营地西侧的小山包准备建一马号(即马棚),我们先选一处稍低的地方挖了一口井。揭开表面近半米的腐植土后就都是砂土层了,在挖到两米多的时侯,居然还挖出一掌多长的老泥鳅来,放入水中还活蹦乱跳的。这家伙不知是如何埋在下面的,在这种环境下竟还能维持生命。老同志讲,往下肯定快出水了。果然,继续下挖一点就开始出水了,我们用水桶又是泥又是水地往外掏,井下的人又湿又脏当然最辛苦。因我们是新战士,老战士们都让我们干上面较轻松的活。井深四米左右就可以了,直径约一米五,四周用木板做成井壁,下宽上窄,到地面用木棱木板做成约直径一米的园井口,钉上井架,装上轱辘,一口井一天时间就完成了。

相对建马棚就复杂了。由一个老职工领着三排的几个大工、木工,我们属于小工打下手。先用土垫高地基,压实,打上十几根大木桩柱子,将木工做好的房梁框架一一搭上,结合部用绳子绑、半口子钉固定(实在想不起名来,是大约15公分长,口字砍一半形态,钉在结合部)。我们挖了个2米见方的小池子,倒上黑粘土,用水调和成泥浆,四个人在泥池里将茅草拧成草辫子。然后将茅草拧成浸满泥浆的草辩子盘在木柱之间钉上的杨木杆上,再往空隙里添土,最后压实压平,墙面上用泥浆抹平,便成了北大荒最常见的拉哈辫子墙了。三天马号就要封顶上茅草了。快结束时魏营长来视察,看着我们满身的泥浆、房上房下热火朝天的干劲十分满意。他边与我们打招呼,边围着工地检查。突然听见他高声呼叫棚内的人和顶棚上的人快撤,“马棚要倒塌”!我们都有点疑惑不信,他高声斥骂着那些动作稍慢的人。当人们都撤离到安全地带后不到一分钟,马棚果然倾倒了,一场伤亡事故避免了。不知是谁悄悄地说“营长真是一目了然”,大家都会心地笑了。

       十九团值班一连洪永勇   2014821日于北京

北大荒记忆:“一目了然”的魏营长 - hongyy - 洪永勇的博客

从后排自左往右依次是:洪永勇、郑国安、王善玉、周志明、郑泽伟、陈方圆、孙满福、刘茂达、

                                     毕永华、毕其宏、吴幸儿、张海军、林民强、竺惠玉。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