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洪永勇的博客

人生如歌,无论坎坷与欢乐均是人生经历的五线谱上不可或缺的音符。

 
 
 

日志

 
 

北大荒的记忆:完达山伐木的日子里  

2014-08-16 07:34:57|  分类: 北大荒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大荒的记忆:完达山伐木的日子里 - hongyy - 洪永勇的博客

      在黑龙江建设兵团,值班连是配枪的武装连,但更像是机动部队,哪儿需要就发配到哪儿。七○年冬天,我们值班一连接受伐木任务进入完达山,这是我第一次进入冰天雪地的原始森林。

那天,早晨刚过六点,四辆车就出发了。天气格外冷,我们穿上棉裤、毛衣、棉袄、棉大衣,脚穿大头鞋,头戴皮帽子,手戴棉手套,几乎一切可以穿上的防冻衣物都武装在身了。尽管如此,车前进的冷风还是吹的我们面颊生疼,皮帽子下每张脸的眉毛、胡子、嘴巴两边都是一片白霜,一个个都像圣诞老人。为了防止冻伤,走一段路后车就停下来,等大家活动开了冻僵的四肢后,车又继续前进。卡车在北大荒土路上行进了六个多小时后,渐渐进入山区。刚下过大雪的山路很难行走,在一个木材检查站,司机将随车带的防滑链系在轮胎上又继续在冰天雪地的崎岖不平的山路中颤颤悠悠地向深山爬行。途中很少人烟,偶而看到的也多是季节性的“烧炭翁”和不知是那个营团进山伐木的马车队。

因为感到新奇,虽然冻的手指、脚脂发疼,还是不时地向山路两侧神秘的原始森林探望着。看着那白雪皑皑一望无际的林海,那种“穿林海、跨雪原”的豪迈气概油然而生,银装素裹更增添了森林的神秘,给人以一片片遐想。

摇摇晃晃似睡非睡中,突然一声“老虎!”,不知是谁的惊叫声把我的睡意赶跑了。果然在公路左侧二十几米远的一棵大树上卧着一只猛兽,但不知那位把豹子喊作老虎了。司机把车停下来让我们仔细观看。

只见那只花斑豹子足有一丈来长,虽是趴卧着,仍高近二尺。那棵树估计要俩人才能合抱过来,它卧在离地三丈左右树杈处悠悠自得,眼睛似睡非睡地注视着我们。在较低的另一个树杈上还挂着一大块鲜血淋漓的不知什么动物的躯体,看来这家伙刚抓住一个猎物饱餐了一顿。假如一个人在这片森林里碰上这位山神,那真是件可怕的事。

据说豹子比老虎更凶狠灵活,它的速度比老虎还快,更有爬树的本领,甚至于能睡在树上,今天所看到的证明了这一点。

接近傍晚时我们才到达目的地,先遣部队已为我们支好了帐篷,准备了晚饭。晚饭后各班搭床,特别简单,只是用圆木架起离地约半米高的架子,垫上柳木条,铺上带来的行李就行了,全部过程也就半个多小时就完成了。山里有的是燃料,我们找来许多引火的桦树皮,劈开直径三、四十公分的干圆木,一会儿帐篷里就显的暖烘烘的。外面零下四十来度,帐篷里却有三十来度。因乘了一天车感到很乏,这一夜睡的特别香。早上六点醒来时感到腰部硌的很疼,原来是铺的柳树条不均所致。起来下地后才发现地面上又湿又滑,开始以为是昨晚大家洗涤时洒的水,后来才发现是由于冻土搭上帐篷后温度升高全化冻了,使帐篷内的地面泥泞不堪。这种状况第二天就改善了,连续两天的取暖炭火把地都烤干了。

很快就进入正常工作了。全团上来估计有三百来人,具体分工有伐木、清理、运输、堆场及装车。

最潇洒的要数伐木了,当然也是很危险很辛苦的力气活,伐木也是很有讲究的技术活。先要选准树木倒下的方向,一般选在下坡方向或顺风方向,还要避开各种障碍物;在倒向方向的树干根部先砍伐至一半以上;然后在反面的略高部位砍伐,当听到树干发出“吱吱”欲倒声时,继续猛砍几斧,向要倒的方向用力推一把,扯开嗓门高喊“顺—山—倒!”(据说是要告诉山神以求平安,我想更可以告诉周围的人们注意安全)。那高昂的长音伴随着高大树木“喀喀—轰隆隆”的倒下声久久地在山谷中回响!我爱听那高昂的潇洒的此起彼伏遥相呼应的“顺—山—倒”及其徊转悠杨的回声,伴随着大锯的嚓嚓声、大斧的嘭嘭声,好一派壮丽的北国伐木图!直到如今当我高兴时,当我激动或烦闷时,都想在没人的地方高喊一声:顺—山—倒!大树伐倒后将支杈砍掉,再将主干锯成三米、四米、五米、六米等不同长度的圆木材。 

 清理工作相对较为轻松、简单,就是把伐倒后大树砍下的支杈清理成堆,疏通清障运输道路。这活没有伐木那么潇洒,不过常可以用砍下来的树枝烤火取暖。

我们排的任务是运输,这是比较危险而辛苦的力气活。有的地方可以利用陡峭的地形和冻冰将圆木往山下滑送,有的地方就要用马爬犁拉。前者比较安全,后者较危险,而后者却是主要的运输形式。就是将圆木的一头捆绑在木爬犁上,让马拉着往山下赶,驾辕者得小心翼翼地牵着马往山下赶。地上的树根时常卡得爬犁进退不得;有时颠簸奔跑中将圆木散了一路;遇上陡坡,人怕马也怕,驾辕技术不佳就搞不清是人控制马还是马控制人地往山下冲,甚至到了山下平地处那马车还在惊奔,俗称“马毛了”,这时有经验的驾辕者能用凌历的皮鞭制服惊马,如没这能耐最好放手躲到一边去,以人的安全为重。

北大荒的记忆:完达山伐木的日子里 - hongyy - 洪永勇的博客

 北大荒的记忆:完达山伐木的日子里 - hongyy - 洪永勇的博客

 堆场与装车就比较简单,纯粹力气活。山上的圆木下来后,需按不同长度码放正齐,来车时就往车上装。一般的圆木四个人分两组一前一后就可抬起,碰到较长的圆木或粗重的圆木时就需要六人三组或八人四组抬扛。但并不是什么人上去就可以抬扛的,如果不懂抬扛号子,就会乱了步伐,这是抬木头的大忌,“步调一致”是抬木头的基础。领班的要会喊号子,其他人要跟着呼应,从准备、起杠、开步、转弯、上跳板、停步、松杠等过程都是在领班的号令声下进行的。“噢!拿起杠唷!”“噢唷!”系好绳唷!”“噢唷!”“弯下身唷!”“噢唷!”“抬起扛唷!”“噢唷!”“迈左腿唷!”“噢唷!”“齐步走唷!”……。喊号子还能喊出许多花样,能把日常生活中的各种笑话都能沉浸在雄壮的号子声中。““和尚张三!”“噢唷!”“昨夜哭喽!”“噢唷!”“梦见他娘!”“噢唷!”“直后悔唷!”“噢唷!”“当和尚苦唷!”“噢唷!”……。我喜欢看这热火朝天齐心协力的劳动场面,更喜欢听这前后呼应回响激荡雄壮的号子声,它像一针兴奋剂,使人忘却疲劳、忘却烦恼;它像军号声,像战鼓声,激励着人们去奋发进取!

北大荒的记忆:完达山伐木的日子里 - hongyy - 洪永勇的博客
 北大荒的记忆:完达山伐木的日子里 - hongyy - 洪永勇的博客

 要说山上那段时间最可怕的事应该是夜间站岗了。山里猛兽多,进山时又没有带狗,夜黑没电,黑沽隆咚的夜里站岗真让人渗的慌。一天夜里是别的连站岗,两人在帐篷取暖时,听到外面有动静,却不敢出去,只在里面喊口令、拨拉枪栓地给自己壮胆。天快亮时才战战兢兢地走出帐篷,结果只在帐篷外发现一大滩熊屎。第二天夜里,那熊瞎子又来拜访,放了一阵子枪声把它吓跑后就没有再来。

但更可怕的还是工伤事故,隔三两天地时有发生,而且偏偏我自己就碰上了。进山刚过一个月零六天,那天我们几个正在往爬犁上装圆木,上海知青张永年应该在前面牵制着马匹,不让它乱动。不知什么原因,戴着爬犁辕套的马突然往左侧移动,使爬犁尾部的木头往右侧扫过来,还未等我反映过来,已将我扫倒在地,四米长、直径约五十来公分的圆木正压在了我的右小腿上。我只觉的脚腕骨头“咯吱”一声,完了,肯定骨折了!大家七手八脚地将圆木从我腿上拿走后,把我扶起来,让我试着着地走一走,但脚一着地就钻心地疼的我直冒汗。我坐在地上,忍痛脱掉大头鞋,右脚腕已肿的尼龙袜都脱不下来。

付光荣、王金贤俩人把我从山上背到营地卫生所,途中还滑了一跤,疼的我呲牙裂嘴,也累的他俩满头大汗。胡大夫用剪刀剪开尼龙袜后,使劲捏压我的右脚腕,结论是骨头不像有问题。我告诉他,我自己在当时已经感觉到了骨头断的“咯吱”声,他不以为然地说再观察观察吧。那天夜里疼的我直到凌晨才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吃早餐时那位胡大夫来观察我的伤脚,配了些伤湿止痛膏和止痛片就走了。晚饭后王金贤又把他找来告诉他比昨天肿的更厉害,并且脚腕已发紫了。他又拿了些不知什么中药给我。又是一个疼痛难忍的夜晚,半夜里我还发了高烧。第二天上午,排长和王金贤把胡大夫与另一位大夫找来,告诉他我的病情,坚决要求尽快送团医院。商量后决定立即送回双柳河的团部医院,但运送木头的车要到下午才上山,只能到下午再说。

下午五点多钟,王金贤护送我回团。因我脚肿无法穿鞋,排长用一件棉衣裹在我的脚上后,叮咛我千万别冻伤了。我们与司机一起挤在解放车的驾驶室里,一路上又冷又困,但颠簸的路面疼的我根本无法入睡。也许是到宝清县城后路面较平的原因,或是我后来发烧迷糊的原故,到团医院时有人将我背下来时我才醒来。这时才凌晨三点,在急诊室里简单地吃点止疼药和退烧药。也许是到医院后心情放松了,也许是镇静药的作用,毕竟几天未睡的我就在过道的长凳上睡着了。

上午八点多,王医生检查我伤腿后得知已是第四天了就责问:“为什么不早点送来?”当我和王金贤告诉他胡大夫认为不是骨折,还想再观察几天时,王大夫很生气地说:“明明是骨折,扭伤能肿的那么厉害?前几天送来的一位骨头根本没断,他却给打了夹板,路上八、九个小时也不给弄件棉衣裹上,结果冻坏了。过几天还要给植皮,让病人多吃多少苦。”后来我在住院病房里认识了那位哈尔滨知青,他的扭伤没几天就好了,但冻伤的部位却治了很长时间,还从他臀部割过两次皮植到腿上。第一次因为用了麻醉药失败了,第二次就没让用麻醉药,虽然忍受了极大疼痛,总算手术成功了。那位蒙古大夫真是害人不浅,让他多吃了多少苦头。幸亏排长想着给我用棉衣裹上,否则后果就不堪设想。

X光室透视后,确诊为闭合性骨折,很快就决定收院治疗。

北大荒的记忆:完达山伐木的日子里 - hongyy - 洪永勇的博客

 原十九团医院已焕然一新

  评论这张
 
阅读(52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